法制網首頁>>
以案釋法>>
微信群里被罵,群主要擔責?判了!
發布時間:2021-08-25 10:38 星期三
來源:中國普法微信公眾號

18日,話題  微信群聊天被罵群主不作為或擔責  引發網友關注。

日前,廣州互聯網法院通報兩起典型案例,如果微信群里出現罵人的行為,群主“慢作為”或“不作為”可能要擔責。

案例1. 微信群里長期頻繁辱罵他人 群主“慢作為”惹來官司

廣州一家物業公司的員工李華(化名)為履行物業管理需要于2018年創建一個小區微信群。但從2018年至2019年,多名小區業主在群內長期頻繁發布針對張小然(化名)的惡意辱罵言論,張小然多次在群內及通過微信私聊的方式向擔任群主的李華發送信息,要求采取措施,但群主李華除在2019年5月15日、19日于群內發布公告提醒群成員注意文明用語,并于19日解散該群外,在此前一年多的時間內未采取其他措施。

張小然對微信群內發表辱罵言論的業主提起侵權訴訟,法院生效判決認定業主在群內發表辱罵言論的行為構成名譽權侵權,判令業主書面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元。張小然認為物業公司的不當行為是其名譽受損的重要原因,起訴物業公司要求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2萬元。

廣州互聯網法院審理認為,因員工李華創建微信群的行為系履行工作職務的行為,故由此所產生的民事責任應由物業公司承擔。而物業公司對微信群內的侵權行為負有注意義務。

法院認定,物業公司未及時履行群主管理責任,加重張小然名譽受損的程度,其過錯程度明顯小于直接侵權人,其責任亦應小于直接侵權人,判決:物業公司在小區公告欄張貼聲明向張小然賠禮道歉,聲明張貼時間不得少于30日;駁回張小然的其他訴求。該判決已生效。

案例2. 微信群里雙方掀起罵戰 群主勸阻無效解散不擔責

另一家物業公司的員工趙林(化名)為履行物業管理需要創建微信群。業主錢小吾(化名)和孫小伊(化名)都是該微信群的成員。2020年8月23日至9月3日,孫小伊與錢小吾在微信群因攝像頭安裝問題發生爭論,爭論中,雙方頻繁發布惡意辱罵言論。群主趙林在雙方爭吵期間多次勸阻,在勸阻無效果的情況下,于9月4日解散該群。

孫小伊認為物業公司未阻止錢小吾的辱罵言論,使其名譽受到極大的貶損,故將物業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賠禮道歉、恢復名譽。

廣州互聯網法院審理認為,錢小吾在微信群內發表侵害孫小伊名譽權的言論,應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而物業公司履行群主管理和物業服務職責,無需承擔侵權責任。該案同案例一的裁判觀點一致,認為群主須履行注意義務。在本案中,物業公司已經盡到上述義務。

法院綜合認為,物業公司雖對微信群內的侵權行為負有注意義務,但已經履行管理職責,盡到必要注意義務。故孫小伊要求物業公司承擔侵權責任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法院不支持。廣州互聯網法院判決駁回孫小伊的訴訟請求,該判決已生效。

群主為何要承擔法律責任?

據@法治日報,根據《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第九條規定,互聯網群組建立者、管理者應當履行群組管理責任,依據法律法規、用戶協議和平臺公約,規范群組網絡行為和信息發布,構建文明有序的網絡群體空間。也就是說,微信群主負有對微信群的管理職責,須履行注意義務,即“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

一般來說,群主需做到以下三點:群主立群規,明文規范群成員;如果群成員發布不良信息,應及時將發布者禁言或踢出群聊,避免不良信息傳播的可能性;及時向相關平臺、部門舉報。

如何認定群主盡到了應負的注意義務

廣州互聯網法院的辦案法官李朋表示,微信群主負有對微信群的管理職責,須履行注意義務,該注意義務主要來源于三個方面:

一是建群行為和群主享有的管理權限,微信軟件為群主設定管理權限,群主當然要為群成員承擔一定的注意義務;

二是網絡空間治理規范,《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第九條第一款明確規定互聯網群組建立者、管理者應當履行群組管理責任;

三是基于特定身份的職責,根據《物業管理條例》第四十五條規定,對物業管理區域內違反有關治安等方面法律、法規的行為,物業服務企業應當制止,在上述案例中,微信群用于物業管理,應將其視為物業服務場所在網絡空間的延伸,公然侮辱他人屬于違反治安管理的行為,群主應履行工作職責,制止業主的辱罵行為。

李朋說,對微信群主是否盡到其應負的注意義務判斷標準不宜過高,不能苛求群主時刻保持對群內言論的密切關注,群主盡到積極預防、阻止群內侵權行為的責任,就可以認定其盡到了應負的注意義務。

責任編輯:金燕
一级做a爱过程免费视频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