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以案釋法>>
交通肇事被害人回家后死亡的責任認定
發布時間:2021-08-17 15:27 星期二
來源:江蘇法治報

□商浩然

【案情】某日8時45分,犯罪嫌疑人吳某某在路邊倒車時,碰撞到行人陳某某。9時48分,犯罪嫌疑人吳某某送陳某某至醫院就診。醫生安排陳某某進行檢查,檢查X光片顯示,被害人陳某某盆骨左側骨折,但醫生并未審核處理,遂在門診病歷寫明未見明顯骨折,醫囑建議休息,若病痛加重來醫院做進一步檢查。12時左右,犯罪嫌疑人吳某某將陳某某送回家。當日16時30分,陳某某在家中死亡。經法醫檢驗,被害人因交通肇事外力作用至盆骨骨折伴血管損傷,繼發肺動脈栓塞死亡。

【評析】第一種意見認為:犯罪嫌疑人事發后及時帶被害人就診,醫生未能看出被害人骨折,如果看出被害人骨折及時救治,或許能救活被害人,此時嫌疑人就不構成交通肇事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應當認定犯罪嫌疑人的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結果具有因果關系,應當承擔刑事責任。醫生的漏診,屬于刑法上的介入因素,本案該介入因素不能中斷犯罪嫌疑人的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結果。筆者同意第二種種意見,理由如下:

按照一般的醫療流程和醫療水平,主治醫生根據影像單能夠看出被害人的骨折,但醫生沒有看出,故醫生的漏診屬于異常因素,但不符合第二個因素,即醫生的漏診沒有對被害人的死亡結果起到決定性作用。理由如下:

第一,被害人的死亡結果的直接原因系交通肇事行為。被害人的尸檢報告顯示,被害人死亡原因系因交通肇事外力作用至盆骨骨折伴血管損傷,繼發肺動脈栓塞死亡,被害人所受的傷害應歸因于嫌疑人的交通肇事行為,而非醫生的漏診行為。

第二,醫生的漏診行為與嫌疑人行為相比,無法起到決定作用。根據尸體解剖醫生、其他醫院的主治醫生的談話,即使發現被害人骨折留院觀察,也很有可能發生肺栓塞,被害人死亡的幾率仍然很大,漏診行為與交通肇事行為比起來,明顯對結果無法起到決定作用。真正能中斷因果關系的情形是醫生出現誤診,開錯了藥,被害人系因吃錯藥而導致死亡,此時醫生的行為能中斷因果關系。本案明顯不屬于該情形。

責任編輯:金燕
一级做a爱过程免费视频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