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軍事廣角>>軍史文化>>
把生命交給黨
發布時間:2021-10-08 11:53 星期五
來源:解放軍報

■劍 鈞

去年深秋的一天,我到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參觀。在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覽前,有一幅珍貴照片映入我的眼簾。這是張6位志愿軍老兵在青銅雕塑《為了和平》落成儀式上的合影,背景是鴨綠江斷橋邊。照片中有5位我熟悉的前輩,其中最熟悉的莫過于魏巍筆下《誰是最可愛的人》中的馬玉祥。那段描寫我至今記憶猶新,“在漢江北岸,我遇到一個青年戰士,他今年才21歲,名叫馬玉祥,是黑龍江青岡縣人。他長著一副微黑透紅的臉膛,高高的個兒,站在那兒,像秋天田野里一株紅高粱那樣淳樸可愛……”那一刻,我的眼睛濕潤了,許多往事涌上心頭。

那是20世紀90年代,我因工作關系與馬玉祥見面機會很多。他喜歡叫我“小劉”,我稱他“馬叔叔”。我印象中的馬玉祥,依舊是魏巍筆下那個令人肅然起敬的最可愛的人。1999年10月,我曾陪同馬玉祥到北京探訪作家魏巍。一路上,馬玉祥很興奮,講起他與魏巍在朝鮮戰場上的相識。

1951年1月的一天,馬玉祥與魏巍相識在朝鮮漢江北岸的小山坡上。那年馬玉祥21歲,魏巍年長他10歲。他們講到殘酷的松骨峰阻擊戰,第38軍112師335團為追殲南逃敵軍先敵一步趕到松骨峰。馬玉祥所在3連搶占了松骨峰北側無名高地,以百人之力,將敵軍幾個師阻擊在山下10多個小時,為主力部隊趕上來爭取了寶貴時間?!傲瞬黄?,38軍了不起,3連了不起!”魏巍說,“我當時就聽說過你,你原來是炮兵連的,就為了打敵人調到步兵連,說真刀真槍地干過癮?!薄笆前?,離敵人越近,越覺著打得解恨!”馬玉祥又說,“3連是個英雄的連隊,來到3連是我的幸運?!?/p>

一番交談,魏巍便喜歡上了這個來自黑土地的小伙子。他端詳著馬玉祥憨厚的紅臉膛問:“小馬,你是黨員嗎?”

“是呀,”馬玉祥自豪地說,“我有兩年黨齡了?!薄昂冒?,那我們就是戰友加同志了?!蔽何【o緊拉著他的手說。

那是一次終生難忘的相識。誰又能想到,朝鮮戰場一別就是36年。

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魏巍在38軍駐地得知了馬玉祥的下落,便寄去《誰是最可愛的人》一書,并題寫了“光榮事業的創造者馬玉祥同志留念”。1987年4月,馬玉祥到安陽參觀考察,途經北京時專程看望了魏巍。1988年8月,魏巍受邀去馬玉祥所在的城市參加活動,也特意去馬玉祥家“串門”。從此,兩家人你來我往,如同走親戚。

在世紀之交的最后一個金秋,兩個老戰友又重逢了。馬玉祥一進魏巍的家門就大聲說:“老哥,我們看你來了!”“好極了,好極了!”魏巍邊說邊拉著馬玉祥的手坐到沙發上。魏巍對馬玉祥說:“9月27日,我去了閱兵村,到了你曾經的部隊。我把咱們幾個人在哈爾濱拍的照片拿出來,給他們一個一個做了介紹,還特別提到你在離休后辦起‘家庭活動站’,繼續發揮余熱的事兒。他們都希望你抽時間回部隊看看!”馬玉祥點頭說:“要去看看的!”

魏巍轉過頭對我說:“老馬還保持著老英雄的品質和雷鋒的風格??!他自己從不張揚,他的英雄事跡,家鄉人過去不知道,現在都知道了?!?/p>

“誰叫我是共產黨員呢?!瘪R玉祥坦誠地說,“我不能忘記,17歲那年要不是黨收留了我,就沒有我的今天,我的生命是黨給的。從19歲入黨的那天起,我就想,我要把自己的生命還給黨,要真還,不要假還!”

馬玉祥的肺腑之言深深打動了我。在回去的路上,我就這個話題和他聊起來。他告訴我,他老家在山東萊州府昌邑縣,當年家里窮,為了活命,爺爺領著家人闖關東來到了松嫩平原上的青岡縣七排九村。

“那會兒苦啊?!瘪R玉祥說,“我10歲那年,姥姥扯了幾尺藍布,一針一線給我縫了一件褲衩,這是我記憶中的第一件新衣服,穿上樂得合不攏嘴,屋里屋外、院前院后不住腳地走,只希望讓人看到我穿上新衣服了?!?/p>

馬玉祥16歲那年冬天,家鄉來了共產黨和土改工作隊。馬玉祥家分了5坰地、兩間房和一匹馬。

“5坰地,好大一片呀!我學著爸爸捧起腳下的黑土聞了又聞,好香??!”馬玉祥感慨地對我說,“我至今還記著父親的話,咱家祖祖輩輩都是扛活的,現在有了地,有了房,都托共產黨的福,咱翻身了可不能忘了共產黨?!?/p>

17歲那年秋天,馬玉祥在井邊搖著轆轤打水,迎面走來3個當兵的?!靶⌒值?,打水呀,我幫你搖吧?!币粋€戰士將步槍交給同伴,攥住轆轤把兒就搖了起來。兩桶水打滿了,馬玉祥拿起扁擔卻沒有走,羨慕地看著他們那身灰軍裝,說:“你們是路過?”戰士告訴他:“隊伍馬上要上前線了,國民黨軍揚言要打回來,說要反攻倒算?!?/p>

“啥是反攻倒算?”馬玉祥不懂。戰士問他分到地和房子了嗎?他說:“分了,我家分了5坰地、兩間房,還有一匹大白馬呢?!睉鹗扛嬖V他,國民黨軍若打回來,你家分的地和房子還要給地主老財。馬玉祥急了,說:“那可不行,我和他們拼了?!本瓦@樣,馬玉祥告別了父母,走進了共產黨的隊伍。他們村還有幾個青年應征入伍,鄉親們給他們戴上大紅花,敲鑼打鼓吹著喇叭,把他們送到了鎮上。

“那年秋天,我們青岡縣有1000多人當了兵,組建了新兵10團?!瘪R玉祥說,“從入伍那天起,我就把生命交給黨了,是黨讓窮苦人翻身得解放,走進革命隊伍,我才真正長大了?!?/p>

回到賓館,馬玉祥依然在興奮中。晚上,他講起他入黨的故事。馬玉祥參軍不久,東北民主聯軍就改為東北野戰軍。馬玉祥所在連隊被編為1縱隊1師炮兵2連。遼沈戰役后,有一天,馬玉祥在沈陽鐵西區執勤,一個人就抓了20多個逃竄的國民黨軍俘虜。連長夸他膽大心細。他靦腆地說:“連長,連里的黨員,每次打仗都沖在前頭,我是向他們學的?!边B長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小馬啊,好好干,你也會入黨的?!?/p>

馬玉祥把連長的話記在心里。不久,部隊離開沈陽,奔向山海關,向華北挺進。馬玉祥每到一處,放下行李就幫著房東提水劈柴,拾掇院落。大伯大娘都樂得合不攏嘴,說還是共產黨的軍隊好。馬玉祥雖說還不是黨員,聽了這話心里也美滋滋的。解放天津時,馬玉祥往返奔波運送炮彈,背著幾十斤重的炮彈,一口氣能跑上一里多路,累了就趴地上喘口氣,氣喘勻了爬起來再跑。他心里有個信念,要入黨就要做出個黨員的樣子來。

平津戰役勝利后,在部隊揮師南下的路上,馬玉祥實現了他的愿望,光榮地站在黨旗下宣誓。那天晚上,他激動得一晚上都睡不著,悄悄走到外面,望著眾星拱月的夜空想:“我從今天起就是黨員了,我一定要對得起這個稱號?!?/p>

1949年10月初,馬玉祥和戰友們行軍到了湖南,隊伍里傳來新中國誕生的喜訊。他們蹦啊、跳啊,興奮極了。當晚,連隊在長沙城西宿營,連長和指導員向戰士們通報了國內形勢,講了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還說到長沙的陳明仁、程潛也準備起義了。

“我當時想,用不了多久全國都要解放了,從此可以過上和平安穩的日子了?!瘪R玉祥說,“誰承想還不到一年,美國人糾集的‘聯合國軍’就把戰火燒到了鴨綠江邊。毛主席一聲令下,我所在的部隊迅速拉到遼寧鐵嶺待命。作為黨員,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我責無旁貸。1950年10月,我又跟隨38軍第一批來到了朝鮮戰場?!?/p>

那天,我聽馬玉祥講得最有分量的一句話就是,“我要把自己的生命還給黨,要真還,不要假還”這句話,讓我看到了一位共產黨員的高風亮節。馬玉祥從17歲入伍到78歲去世,一生都在為崇高的信仰而奮斗,因而他的生命不死,精神常在。60多年間,他用行動展現了一名共產黨人的情操,無論在戰爭年代還是和平時期,共產黨員永遠都要走在時代前列。

責任編輯:廉穎婷
相關新聞
一级做a爱过程免费视频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