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軍事廣角>>軍隊法治>>
把手機裝進法規的“籠子”
發布時間:2021-01-13 11:03 星期三
來源:解放軍報


■本報記者 范江懷 特約記者 吳旭 胡維鵬




法規是基礎性工程,手機不是法外之地


“這是一個不小的挑戰?!狈蓪<依詈榻诨仡櫴种心欠荨毒G色上網智能分析服務平臺可行性論證法律意見書》(以下簡稱《法律意見書》)的起草過程時,坦率地說。

挑戰從何談起?

李洪江說,他和同事們雖然經驗比較豐富,但很少有人受理過此類法務工作——對部隊手機的使用管理進行合規合法性審核,堪稱“大姑娘坐花轎——頭一回”。

我國目前還沒有一部有關手機使用管理的法律,但許多法律的條文又與手機的管理使用有關。這當然不是這群來自地方的法律專家們遇到的最大挑戰。他們遭遇的最主要挑戰是對部隊情況不熟悉,更準確地說,是對部隊現有的條例條令等相關的法規很陌生。

既然是開創性工作,遭遇挑戰實屬正常。

陸軍第81集團軍方面事先也預料到了。他們在聘請地方專家的同時,也邀請軍隊專家參與,成立了一個由10名軍地律師共同組成的專家團隊,專門論證審查“手機服務平臺”的合法合規性。

如此興師動眾,目的就是要讓“手機服務平臺”經得起歷史和法制的檢驗。

專家團隊從去年5月展開工作后,在梳理相關法律條文、熟悉軍隊條令法規、充分調研的基礎上,逐步厘清了“手機服務平臺”涉及的法律條文,為解答以下兩個方面的問題奠定了基礎——

法律賦予公民的通信自由與平臺限制手機功能之間是否存在利益沖突?法律對公民隱私權的保護與平臺對手機信息的篩查分析之間是否存在沖突?

經過充分論證,專家們給出了法理意見。依據《憲法》《民法通則》等有關法規,公民有通信自由。同時,《中國人民解放軍內務條令》(試行)和《軍隊手機使用管理規定》,又對軍人使用智能手機各種要求和限制進行了明確規范。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國家安全受到威脅,軍人的個人權利理應受到合法合理的限制。

平臺進行數據收集是針對整體而非針對軍人個體,并未侵犯官兵隱私以及非法獲取個人信息。若需采取偵查措施,需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必須在立案后;二是要經過嚴格的審批程序,依法依規實施。

最終,軍地法律專家組出具《法律意見書》,給出了最后結論:該平臺從系統功能的設置和具體管理方式看,于法有據,具有可行性和合法性。

專家團隊中,來自某律師事務所的孫靜律師,在論證審核工作中體現了女性更為細膩周到的風格。

她結合官兵關注度較高的《民法典》建議說,“手機服務平臺”合規合法,在具體實施中依然要注意方式方法:在宣講教育上,要合理引導,盡到告知義務,做到公開透明;規避風險上,應與官兵簽訂入網協議,做到合法合理;服務管理上,要樹立“重預防、輕管控”的理念,做到適法有度……


法規是管理的紅線,更是保護官兵的防線


《法律意見書》是冷靜、理性的,官兵卻能體會到其中的溫度。

專門負責“手機服務平臺”事宜的該集團軍保衛處處長閆建恩,沒有想到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使用定制手機的,竟然是一位軍嫂。

丈夫的手機要被“定制”,以后用手機聊天時說點悄悄話,會不會不方便?她一個電話打到了集團軍紀委,對定制手機表示了“強烈不滿”。

然而,當這位軍嫂看到《法律意見書》后,態度發生了180度轉變,從“反對者”變成了“支持者”。

這些年,手機涉賭、涉貸、泄密以及不良交友的“翻車事故”多有發生,誰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配偶或子女因為手機掉進陷阱、栽了跟頭。

如今,部隊要把手機裝進法規的“籠子”,還有什么不放心呢?

保衛處長閆建恩說,在之后的“手機服務平臺”試運行期間,最堅定支持手機定制的就是官兵的家人親友。

某合成旅是首批試行“手機服務平臺”的單位,該旅突擊車連指導員鄒詠航親歷了定制手機從“冷”到“熱”的過程。

“手機服務平臺”試運行伊始,定制手機實行自愿原則。為支持這一工作,鄒詠航等連隊干部帶頭加入平臺,使用定制手機。即便如此,官兵積極性也不高,原因很多:怕隱私不保、怕體驗不佳、怕使用受限、怕資源浪費……

觀望了一段時間后,很多人發現定制手機好處多多。

除了話費套餐經濟實惠吸引人外,更主要的是大家發現定制手機合規合情合理,部隊有紀律、上級有規定、法律有保證、管理有措施,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想讓大家手中的手機不僅要好用,而且要用好。

后來,看到了《法律意見書》后,全連官兵悉數加入手機定制的行列。

剛開始,不少人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定制手機大多在千元左右。用了一段時間后,大家發現定制手機和非定制手機的區別基本“無感”,而且定制手機使用起來更加安全。

隨著時間推移,很多官兵都換上價位更高的智能手機,用行動表達對“手機服務平臺”的認可。

一個新生事物好不好,最有發言權的是基層官兵。

數據統計顯示,“手機服務平臺”試運行后,這個旅受到紀律處分的官兵中,因手機使用違規受處分的占比明顯下降。一名旅領導談到,當看到這一變化之后,你再給基層官兵們說,法規是管理的紅線,更是保護官兵的防線,就無須講什么大道理了。


法規是約束被管理者的,也是約束管理者的


手機要被放進法規的“籠子”里,管理者的管控權力也要裝進制度的“籠子”里。

在“手機服務平臺”運行之初,第81集團軍黨委就定下了一個鐵規矩:平臺建設要于法有據,施行過程也要嚴格依法辦事,拒絕一切有違法規和法律的行為。

使用定制手機,官兵最擔心隱私不保,怕個人信息泄露。這個集團軍在保護官兵隱私方面,不僅在法規上制定了嚴格的條文,在執行上也做到嚴之又嚴。

自從用上定制手機后,戰士付龍飛一個最深切的體會是,一切都按相關規定來,使用手機的時間不僅得到了保證,自己聊天的隱私也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大家的心情也放松舒暢了。

和付龍飛有同感的,是排長紀彥丞。以前沒有定制手機時,紀彥丞作為手機的管理者壓力也非常大,怕戰士違規使用手機捅婁子。

他介紹說,以前有的戰士為了保持與女友的聯系,甚至違規使用“賬外機”。即使手機被沒收了,也會冒著風險去買新的手機。

紀彥丞說,平心而論,以前我們管理手機時,也怕觸犯法律法規,激化官兵之間的矛盾?!笆謾C服務平臺”幫助我們化解了這方面的問題和擔憂。

使用者按規定使用手機,管理者也依法依規管理手機,不再任性使用權力,注重保護官兵的權益和隱私。這種在規律法規框架下自我約束的自覺,換來的是官兵的信任。

去年9月,又是一個退伍季。這是該旅自從有定制手機以來,首批退出現役的士兵。按照“手機服務平臺”的相關規定,士兵退役后可以請電信公司免費刷機解綁,卸載有關管理軟件,脫離“手機服務平臺”,還原到入伍前的初始狀態。

然而,某合成旅“手機服務平臺”管理員張曉培沒有想到的是,不少退役士兵不愿刷機,不愿解綁卸載集團軍的管理軟件APP。

“退役士兵應該都盼著刷機解綁才對??!”現實情況讓張曉培有些不解。為此,他做了一番探究,發現不愿刷機解綁的原因無非兩種:一種是定制手機的套餐經濟實惠,二是軍營情結難舍難分。

一個放進法規“籠子”里的手機,也寄托了戰士們不少美好的記憶。

圖①:陸軍第81集團軍某旅官兵展示手機開機動畫。

圖②:上等兵陳智業余時間與母親視頻通話。

圖③:通過智能手機,官兵能從網上閱讀更多書籍。

紀彥丞 攝


責任編輯:廉穎婷
相關新聞
一级做a爱过程免费视频高清